我从未把负能量与抑郁症画过等号。两者的含义截然不同。
用海德格尔的话说,现时代一切真正意义上的诗与思都是归家诗与归家思。不同的只是,家园各异,归途有别。
挣扎无望乃至自我了结的人与每一个人的选择别无二致,那是一种勇敢的选择后的征兆,是深渊中的摇旗呐喊的姿影,也是对荒诞人生最尖利的对抗。
只是很特殊而已,因为大部分人群是意义动物。
世间人的苦难不尽相同。可是……
你放心,杀人犯总能写出一手妙文。
我想我以后也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实在是太荒谬可疑,太过干净的自我审视会令人生病,是恶之芽。

评论
热度(9)
 
© 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