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有什么用?它是否始终只是或根本只可能是对最普遍的普遍性所作的一种虚无缥缈的思辨?抑或它是最富原则性的又是最具体的问题?

评论
热度(14)
 
© 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